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绕了一大圈,土味文化又站回原始的漩涡中_科技频道_东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16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作者| 咸鱼鱼

编辑| 吴怼怼

BGM响起,一首《惊雷》闪亮登场。

不出所料,今年又是「文艺复兴」的一年,对土味文化的雅俗之争,像是社交媒体每一年的保留节目。口水战飞起,凝视、符号、审丑、底层狂欢,社会学词汇排列组合,错落出一个浮世绘现世。

中文互联网突进多年,已然到了连网上冲浪都要聚焦意义之争的时刻,前脚刚被造梗大军征服,后脚就是舆论博弈永不止。

笑声在喉咙里还没打嗝,一咏三叹就来了,但今天我们不做定义,只管「摇花手」跳迪斯科,聊聊土味文化究竟是什么文化,又是如何周期性陷入场轮回之战的。

01

图文退潮之际,视频元年涌来

土味文化的诞生乃至复兴,与媒介变迁关系密切。

201年后,伴随着移动端实体按键的消亡,图文社区人声鼎沸的黄金十年渐趋落幕,视频的钟声由远及近。

变革暗藏,大批量用户涌入数字社区。CNNIC的数据显示,至2010年6月底,我国手机网民用户达到2亿,三年后,这个数字是4.6亿。

移动端触网用户激增,不仅是新一代互联网人野心膨胀,用户们的表达欲也挤开了机会主义的口子。

直播与短视频乘上早班车。

2013年,快手由动图制作工具转型为短视频社区,凭借简洁的产品逻辑,快手积累了粘性极高的二代用户。

这批用户在快手扎根,进而顽强生长,很快,被称作是沉默一代的小镇青年开启了造神运动,麦克风与聚光灯交到了草根一族手中。

喊麦与社会摇强势出镜,成为土味1.0时代的标签。而MC天佑与牌牌琦等主播,被流量加冕,站在了这场扩圈运动的中心。

2016年,微信公号X博士一篇推文《残酷底层物语:一个视频软件里的中国农村》席卷社交网络,

在赤裸裸的阶层对比中,主流讨论随之袭来,土味文化彻底荡开涟漪,从一角狂欢到万众瞩目。

这是网络世界发生的故事,但在商业世界这个故事是另一种写法。

短视频在2016年伴随着争议站上了风口。抖音横空出世,美拍奋起直追,次年,腾讯也重启了微视。轻量化的视频创作在这一年里铺开,虎鱼等直播平台也相继下场。

  • Power by DedeCms